九月下旬,晴朗还没过几日,起了凛冽西风,寒冬说到就到了。https://

    薛湄又去看景宛。

    距离手术已经一个多月,景宛恢复得很好,他瞧着比从前更结实。

    大长公主每天都让景氏母女看看自己外孙。

    景玉麟还是很嫌弃这个孩子,始终认为他是妖孽,是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的,应该让他重新去投胎做畜生。

    孙乔逐渐对此人死心。

    一场大风之后,京都下了几粒雪粒子,初冬猝不及防闯进了生活,带走了京都的温暖和煦。

    薛湄这天出门,打算去姑姑家。

    薛汐嫁了之后,奚宝辰的婚礼也进了,她特别不安,让薛湄时常去作伴。

    她穿了件雪色绸缎灰鼠皮里衬的大斗篷,非常暖和。风还是不算特别冷,却很干烈,吹在面颊上似刀子。

    一人带着两名随从,骑马而来,在郡主府门口下了马。

    他不算特别高,但站得笔挺,有种如山般的挺拔气质;肌肤黧黑,黑衣玄裤,外面套一件薄薄风氅。

    正好遇到了薛湄,他打量着她,然后又去看牌匾,不太确定似的。

    他身后随从也下马,低声跟他耳语。

    薛湄好奇瞧着,那人上前,跟薛湄见礼:“请问,这里是成阳郡主府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丫鬟红鸾提醒他:“这位就是成阳郡主,你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男子约莫三十出头,看上去有点凶狠,红鸾下意识挡在自家小姐面前,丝毫不考虑自己单薄的小身板,根本挡不住什么。

    薛湄推了推红鸾,问那男人:“你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叫许明晟,是荣昌大长公主府的养子,我母亲可在这里吗?”男人道。

    薛湄指了指旁边:“隔壁。”

    他可能是去了公主府,下人们怕他寻不到路,就直接说成阳郡主府。

    男人道谢。

    薛湄上了马车,还好奇看了眼,倒是想起了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当年大长公主的驸马是武将,有位副将替他挡了一箭,射中了脑袋,当场牺牲;副将的妻子体弱,很快也去了。

    许家老仆带着十岁的孩子,过来求助驸马和公主,公主做主收下了这孩子,让他在驸马身边做个亲兵。

    公主和驸马是打算把他当女婿的。

    怎奈许明晟其貌不扬,而孙乔是个爱好文学的少女,被景玉麟给迷走了。

    孙乔出嫁之后,驸马也去世了,公主将许明晟收为养子,让他接替了驸马的位置,在南边戍守。

    这些事,大长公主说过,孙乔也说过。

    薛湄上了马车,去了奚家。

    奚宝辰那边,已经办理得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宫里的内务省赏赐了奚宝辰丰厚嫁妆,每一样都入册了;这些嫁妆,将来都要抬到荣王府去,奚宝辰自己不能变卖。

    奚家收拾出两个院子给奚宝辰待嫁,两个院子都被宫里送过来的陪嫁给挤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什么事就跟我说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奚宝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从奚家离开时,风已经歇了,雪粒子也不下了,却下起了稀薄小雨。

    寒雨如丝,冷意再添几分,薛湄出门的时候缩着手。

    她冻得手疼,对红鸾说:“快快回府,让戴妈妈把暖炉点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冷。”红鸾也说。

    然而,老天爷故意和薛湄作对。

  &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