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湄还剩下七百文钱。

    七百文钱,是普通人全家半个月的花销。

    因此,薛湄的这些钱,足够在茶楼点一桌丰富的茶点。

    红鸾一开始很恼火。主子这么花钱,她心疼死了。不过茶点上来,薛湄劝她吃一点,她到底也只是个十五岁的丫头,胃口很好,吃上了瘾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点心比我们府上的还要好吃。”红鸾嘴巴一刻不停。

    薛湄每一样都尝了尝。

    猫坐在她怀里,瞧见这位大小姐吃点心都只咬一口半口。

    除了一道枣泥酥。

    那碟子枣泥酥,她吃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她喜欢吃枣泥酥。”猫默默记住了,却又不知自己记这个有什么用,毕竟他现在是只猫。

    在遇到薛湄之前,他对自己变成猫这件事,充满了惊惶,也四处求救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、他的朋友、他的亲信下属,看到这只猫之后,都惊呼一声:“哪里来的脏东西,快打死!”

    他记得母亲是很爱猫的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他脏乱,也因为他身上有伤,才不招人待见。

    萧靖承近乎绝望,尝试过回到自己府上,偷偷往自己床上爬。

    床上那个人,躺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的老仆在旁边抹泪。

    瞧见了猫,老仆也害怕,拿扫帚过来打。他到处流窜,寻找食物。

    他一日日虚弱,身上的伤又痛又痒。就在他快要死了,连猫都做不成的时候,他遇到了薛湄。

    这女孩是唯一不嫌弃他的。

    她低低哄着他,给他上药,喂他食物,走到哪里都抱着他。

    萧靖承尝试了所有办法,都无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。他现在只能做只猫,而此刻的他才发现,做猫并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有人疼他。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遇到了困难,她要花光自己最后的现银,不知她下一步会如何。

    萧靖承十五岁就去了边关的白崖镇,距今九年了,只偶然述职回趟京城。

    九年征战,他有皇帝的赏赐,有自己封地的税收,也有战利品,数不清的金银全部堆在库房。他在京城的时间很少,那些钱财对他而言,是真正的粪土。

    他从不觉得那些东西有意义。

    如今,却是想要拿出来都不能够。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库房在哪里,也知道库房用的机关锁如何打开。但他的府邸有自己训练出来的亲兵把守,他作为一只猫,是不可能带着薛湄混进去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靖承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唉小姐,您这猫会叹气!”红鸾嘴巴里塞着一块糖糕,眼睛睁得老大。

    薛湄:“大惊小怪,我的阿丑快要成精了,叹气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红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靖承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丑,吃不吃枣泥酥?”薛湄捻了一块点心,递给了猫。

    猫脸上有种无奈,却又似很纵容她一般,一口衔住了。

    红鸾:“老天爷,它真的要成精了。”

    薛湄开心捏了捏猫脸。

    她大概不知道,为了哄她开心,这只猫吃枣泥酥吃得有多辛苦。

    猫并不吃这种东西!

    茶楼除了有茶点,还有先生说书。

    此刻先生说的,是本朝大将瑞王爷。

    薛湄她们进来的时候,先生已经说了一大半,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