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时,薛湄又来了。

    卢家老太爷神色恍惚,跟见鬼了似的,问他:“这样的天气,他伤口为何不肿胀、发烧?”

    薛湄:“我有药,老爷子,很好用的药。这种药能让他不发烧。”

    卢老太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湄看了看卢殊的伤口,然后又给他打了一针消炎药。

    卢殊身体的确很不错,开腹手术也不算什么大手术,卢殊没出现术后感染。

    薛湄明天可以不用来了。

    安诚郡王在卢家住了三天,孙太医也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“按说,腑脏破裂,三天怎么也该咽气了?”孙太医道,“肚子还被剖开,伤情添重……”

    萧明钰心中也满是疑问。

    卢家其他人心思与他们俩相同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病情恶化,老太爷还让给他开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女子剖开了他的肚子,但老太爷没让送雪津丹进去。”有人又道,“不可能不发烧、不用雪津丹啊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已经死了,老太爷不让说?”

    现在那“手术室”,除了卢老太爷和卢殊的父亲,谁也不给进。

    薛湄这三天,其实还是每天都来了。

    她给卢殊打消炎药,然后又给他伤口换纱布,亲自给他翻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情况很稳定,接下来就是慢慢调养,可以换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,每天都要下床走动。”薛湄道,“还是别太多人探望,最好让他安静休养。”

    卢殊这两天伤口一直疼。

    他疼得没心情去思考其他,直到昨晚,他才意识到,他这个疼和之前的疼,已经不是一种了。

    之前是生命在流逝的疼;现在是伤口在愈合的疼。

    他居然……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腑脏破裂的人,无人能活下来,他成了第一人。

    而救他性命的,是一个比她小好几岁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神奇的医术?

    卢殊想要给薛湄磕头。

    他想起从前任由她受人欺负,没有帮腔,心中万分遗憾和悔恨;他又想起她不给面子时,自己对她的咒骂,更是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扇自己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卢老太爷却有点精神恍惚,他一直看着自己的孙儿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的下午,卢殊要挪换到自己的寝卧了。

    卢殊的父亲让人来抬,薛湄不同意:“让他自己走一走。术后一定要下地走动,这对他的伤口愈合更有利。”

    于是,在卢殊院子里的几个人,瞧见了他好好走出来。

    大家似见了鬼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卢家沸腾了、热闹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活过来了,他居然真的活了,还能走路!”

    “脏腑破裂,大家亲眼瞧过的,他没死!薛家大小姐救了他!”

    二少爷的“少神医”梦落空了,愣了很久:“真、真的活了?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九少爷卢文则很感动:“薛小姐果然厉害,她就是神医,上次温钊也是她救活的。”

    卢家众人说什么的都有,但统一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薛小姐达成了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她居然可以做到这样!

    此刻,卢殊的寝卧里,他正坐着喝药,——他祖父开的,薛小姐也认可的药。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