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药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“药?”老太爷似乎没听懂,反问。

    薛湄很认真,看着他的眼睛:“老人家,是药。这本医书上,记载了治疗过程,却没有写最关键的药。比如我给卢殊做的小手术,需要麻醉药,术后抗感染、消炎,甚至这本书上记载了输血,也需要试纸测试和输血针,你没有这些,简单粗暴割开了人的肚子,的确会导致

    感染、发炎,最后一命呜呼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似乎没听懂。

    薛湄就跟他仔细讲了讲抗生素和消炎药,以及麻醉药。

    老太爷听罢,眼睛骤然发亮:“这些药,你会制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薛湄苦笑了下,“我有,但不是我制的。我敢肯定,你们家老祖宗卢祁之所以没记载,因为他也有药,但是他也不会制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制?”老太爷略感震惊。

    中医都是全科,他们不仅仅要会所有的病症,还要会制药。

    薛湄跟一位医术高超的老大夫说,她不会制药,老大夫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我可以肯定,卢祁跟我一样,我们本不属于你们的世界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老太爷还是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从很远的地方来。”薛湄试图解释,“你们想不到的地方?”

    老太爷蹙眉:“你不是薛家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薛湄道,“这中间牵扯的问题,就跟我的药一样。我其实没什么医术,是我的药好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湄跟他说得很仔细,他听懂了,也接受了。

    原来,这些技术是可以的,但动刀之后带来的问题,是他忽略了的。

    老祖宗的医书上,也没记载。

    从卢家回去,薛湄坐在车子里,翻看卢老太爷给她的医书——这是卢祁留下来的,卢家承认她是卢祁的弟子,老太爷就把这本书给了她。

    而卢家其他所有人,都不知道这本医书。

    只有等老太爷快要死了,才会传给他儿子,再传给他孙子,世代保密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也是穿越者。”薛湄把手放在这医书上。

    世间至今都有卢祁的传说。

    卢祁的医术,无人能及。但是听说他性格乖张,不肯传给儿孙。

    卢家是凭借他的名声,以及他的儿孙们自己刻苦求学、钻研,才把医药世家延续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否则,现在卢祁就只是个孤零零的传说了。

    “卢祁,你改变了什么吗?”薛湄又想。

    难道,她也要像卢祁这样,只留下自己的名声,不能给医学和后代留下一点东西吗?

    那些抗生素、消炎药,她不可能制造出来吗?

    她现在是不会,但这些东西在地球时代民国时期就有了,那时候的科技水平,也并不是很发达。

    手术刀、针筒、手术服,她难到不可以造吗?

    西医在十九世纪就有手术,当时也没ct,人家是怎么做的?

    困难是很大的,但薛湄又不是一时三刻就走,她现在才十八岁。

    如果她有庞大的财力,她为什么不能培养一个科研队?

    卢家那些年轻的孩子们,人数众多,个个都有点医学基础,他们不就是现成的人才吗?

    薛湄如果养得起,他们完全可以依照薛湄的做法,替她把麻醉剂、抗生素都研究出来。哪怕失败了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至少薛湄知道什么是正确的,她知道路在哪里。

    这条路,她可以慢慢带着大家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个医生,也许你还只是地球时代的医生。医生不用去制药厂实习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