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两辆马车,往卢家去。

    薛湄与薛池乘坐一辆马车,车厢里还有薛湄的猫和彩鸢。

    猫是一步不离跟着她。

    薛湄怀里抱着猫,对薛池道:“大哥别怪我鲁莽,我就是想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若失败了呢?”薛池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名声,若是失败了,全部都要泡汤。

    薛湄:“失败便失败了,谁还能常胜不败?”

    薛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光线暗淡,朦朦胧胧中的她,姿容竟有几分绝俗。眉心痣那般红,真像玄女下凡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,当初薛湄要给他接腿的时候,他的不屑;而后她做到了,他的震惊。

    她就是能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也许千古难题,到了她手里就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最应该相信她的人,就是薛池了。

    薛池深吸一口气,不再言语,只听着马车哒哒声,滚过地面,往卢府而去。

    卢府大门虽然开着,却没人来迎接薛湄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在大少爷那边,或者在外围观望。

    前面的马车停稳,下来了大老爷夫妻俩和卢文。

    薛池先下车,不等薛湄踩马凳,他伸手拦腰一抱,直接将她和她怀里的猫一起抱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彩鸢吓一跳,生怕大少爷也要抱她,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却见大少爷已经把薛湄放在地上,转身往卢府走去了。

    彩鸢自作多情了一回,脸上有点尴尬。她背着薛湄的“行医箱”,快步跟上了大少爷和大小姐。

    一行人疾步往卢殊的院子走去,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卢殊的院子,其他人说话的声音都很小,还有小厮不停跑进、跑出,空气里飘荡着草药的气息。

    卢殊的呼痛声也很微弱。

    薛湄进来,孙太医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人,愣了愣。

    这位姑娘,有点神相——她眉心那颗痣怎如此不同寻常?

    除了孙太医,屋子里还有卢家几房的老爷、一些受器重的少爷,还有就是药堂里的几位坐堂先生。

    这些人,个个都有医术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都很清楚,卢殊这伤情太重,根本没得治。

    故而薛小姐来了,也不过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薛湄先跟卢老太爷见礼,然后上前去看卢殊。

    卢殊意识是清醒的,冷汗把他头发都打湿了,他之前痛得几乎昏厥。此刻喝了点卢家的药,疼痛暂时麻木了,可仍存在。

    瞧见薛湄上前,他冷冷瞥了眼她,目带三分警惕。

    她终于肯见他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想尽办法见她一面,结果她宁愿见他家那个低贱的庶子,却不肯见他。

    卢殊觉得很讽刺。

    饶是讽刺,他也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看看病人,可以吧?”薛湄问卢老太爷,而不是卢殊。

    老太爷点头。

    薛湄上前,看卢殊结膜无充血、口唇白干,判断她的生命特征暂时稳定。

    她接过了丫鬟递过来的行医箱,从中拿出了她的听诊器。

    这个一拿出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,包括萧明钰。

    他们没见过此物。

    大夫们不知是什么;而萧明钰则觉得此物通体光泽,是难得一见的稀罕金属,只怕是宝贝。

    猫又故技重施,爬到了屋梁上,居高临下看着。

    这样,萧靖承可以把薛湄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瞧见了听诊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