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殊这次来,只对一个问题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缺氧是何意?”他问薛湄。

    薛湄虽然化学不怎样,但她大脑的个人终端,可以帮她查到想要知识。

    她恨不能找个小黑板,给卢殊上一堂课。

    她拿了纸笔,跟他说起了“氧”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超过了卢殊的认知,卢殊听是听了,然而一脸呆滞,没太听懂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将来有钱了,我们弄个制造厂,吸氧机能弄出来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卢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带着薛湄的崇拜,以及一肚子疑问,离开了永宁侯府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薛湄坐在庭院,欣赏萧靖承送过来的花。

    他送的是茶花。

    这种茶花具体叫什么名目,薛湄不知道,萧靖承说是“雪团”,其实有点类似后世的名品种“雪狮子”,但是比雪狮子更繁复。

    雪团,顾名思义,一整朵花都是洁白的,团团怒绽,簇拥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种花特别难得。

    带上两朵,去皇后娘娘的春宴,肯定能赢得众人。

    春宴设在三月三。

    在本朝,三月三有很多风俗,例如在水边洗濯,寓意是涤去一年的霉运,祈福禳灾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,贵女们还会放风筝,也是放去霉运,祈求平安;当秋千,这个纯粹是玩儿,没什么具体意义。

    另有斗草。

    斗草斗花,就是家家户户养下名贵品种鲜花,三月三春宴时插满脑袋,谁的花名贵、多,谁就取胜。

    像雪团这种,宫里花匠千辛万苦给戚太后培育的,被萧靖承连盆端给了薛湄。

    薛湄若拿着它们去斗花,绝对可以稳压全场。

    丫鬟们围着花看个不停,都替薛湄可惜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真不去?”红鸾有点心急难耐,“难道这些花就放在家里,等它们凋谢吗?”

    薛湄笑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丫鬟都觉得很浪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瑞王爷不像传说中那么凶,挺和气一个人。”红鸾又道,“没想到,他对小姐你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被收买了?”薛湄笑道,“两盆花而已。”

    红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两盆花,在外面是千金难求的。

    薛湄想了想,知晓三妹和四妹都要说亲了,也知道奚宝辰的婚事未定。

    三妹、四妹去不了皇后娘娘的宴席,但她们肯定也接受了其他贵胄的邀请。

    三月三不仅仅有祈福、游玩、斗花斗草,还有就是相亲。

    每年,除了皇后娘娘,还有其他望族也会抽头,选地方举办春宴。

    到时候,年轻的男男女女,会凑在一块儿。若谁对谁有意,可以偷偷告诉家里人,然后就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多半是男子相看,然后提亲,女孩子会矜持。

    到了三月三那日,两盆雪团绽放得更大了,层层叠叠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估计过两天就要凋谢。

    薛湄用剪刀,剪下一盆的,数了数一共五支,就让丫鬟们拿了四个小匣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两支给宝辰。”薛湄先挑了两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,分别给三妹、四妹和温家小姐。你们早早送出去,等她们出门就能戴了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丫鬟们早饭也顾不上吃,纷纷去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