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湄去了小郡王的铁匠铺子。

    没有萧明钰带路,她不出意料受到了冷遇。

    “铁匠铺子用的铁,都有记载。用在哪些地方、用了多少,有统一数目的。”铁匠告诉薛湄,“县主若要打一个犁耙,小人现在就能给您打。

    打完了,此物报备官府,小人和县主您都平安无事。但是您要打造兵器,别说您被抓住了要杀头,就连小人,以及担保的王爷,都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薛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惊喜怕是成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若是郡主,府上也有养二百来亲兵,那么她就可以像小郡王一样,在官家买些铁,自己拥有个铁匠铺子了。

    郡主府啊!

    薛湄再次去了郡王府。

    “……王爷回来了,你们派人告诉我一声。”薛湄对几位美人说。

    美人们对她很热情。

    她输给她们的银子,加上去快上千两了。哪怕小郡王富可敌国,对自己美人身上,也不是无节制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上千两银子,不算小事,薛湄买了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些美人希望她能做郡王妃,对她的事很热情。

    “县主,您干脆别走了,就在这里住下,等王爷回来。”高美人说。

    程美人等三个,也纷纷赞同。

    “王爷肯定不能亲自去剿匪。搀和军务,他会被御史弹劾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王爷从来不掺和朝政,他该回来了。不长眼的水匪,敢抢我们王爷的盐,他们等着死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叽叽咋咋。

    薛湄正在思量,有丫鬟急匆匆跑进来,告诉诸位美人:“王爷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蔡美人放下手里麻将:“我就说嘛。走吧县主,咱们一块儿正院坐坐。”

    萧明钰奔波几日,回府时已然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更衣之后,刚刚洗了脸,小郡王坐下喝一杯茶,打算把这些日子的事理一理,就瞧见几名女子走进来。花团锦簇中,一人身量颀长,黑发雪颈,似一朵亭亭玉立的荷——小郡王府上的美人儿,个个娇小玲珑,是一朵朵浓郁茶花,把中间那人衬托得花容略显单薄,但气质更

    高雅。

    五人一块儿走来,薛湄就是比她们四人更惹眼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个子高。”小郡王对自己第一眼只瞧见薛湄,做了个注解。

    她比美人们都高很多,自然是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“县主?”萧明钰放下了茶盏,“我不在家,你也过来打麻将?”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给小郡王留下这么个嗜赌印象?

    小郡王又看了眼自己的小妾们,对她们道:“我有些乏了,你们都回去,该做什么做什么。

    锦阳有铺子做了新的料子过来,都在库房。你们若是不打麻将了,就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小妾们个个喜欢新衣,一听这话,当即把薛湄丢下,全部走了。

    萧明钰又重新端起茶盏:“县主要不要也去挑几匹好绸带回去?”

    薛湄:“王爷,我真不是来玩的,有件事想求王爷帮忙。”

    萧明钰端正了坐姿,询问何事。

    薛湄就把事情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做兵器?”萧明钰反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能养亲兵,但府兵应该有一二百吧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