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庆公主之控诉,别说薛湄无语,就是一旁隆庆公主,也深感无奈。

    姐姐,你这说法,闹到了太后跟前去,吃亏的是你。

    隆庆公主审时度势,觉得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不能让薛湄去告状。

    薛湄性格强势,她连公主都想打。没有成功,她不去告状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您应该管教自己侍卫,并非成阳郡主。”隆庆公主道,“此事是你不对。成阳郡主,你去更衣吧。今日你是主人,别失了仪态。”

    薛湄就看了眼这位公主。

    和宝庆公主相比,这位隆庆公主就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口头帮宝庆公主认错,又占了优势:公主都说她姐姐错了,你还要怎样?

    一个小小郡主,欺负你了,你还敢深究不放?

    再说,你衣服还湿了呢。

    薛湄站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门口,回转身冲屋子里人冷笑了起来:“此事可是我吃亏了。隆庆公主,您的判决我不服气,我要去告状。”

    隆庆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宝庆公主大声叫嚷起来:“你去!找个人来评评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要找瑞王爷来做公证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宝庆公主整个人呆了呆。

    她想起上次在戚太后跟前,瑞王叔拿鞭子抽她的情景,不由后脊发寒。

    她气得哆嗦:“她、她……”

    戚思然安抚她:“别急,公主,我去劝劝她。没事的,瑞王乃是我表兄。她能告状,我也能求情嘛。”

    宝庆公主仿佛才想起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:“对,别让那贱婢越过你。你可比她漂亮,而且家世好,凭什么让她在瑞王跟前作妖?”

    戚思然颔首。

    她留下了两位公主,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隆庆公主本是路过的,顺道过来瞧瞧,现在却弄得很尴尬。薛湄又走了,她不好贸然离去,怎么也要跟主人家作辞。

    她只得和宝庆公主一起去了宴席的院子。

    戚思然离开了前院之后,快速回到了宴席厅,找到了独坐的荣王。

    她表情有点急切,声音也发紧,像是踹喘不上来气。

    荣王很紧张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有点发病。”戚思然道。

    荣王顿时更加紧张了,急忙问她:“你的药呢?”“不巧了,我刚刚更衣的时候,把药落在了箬叶楼的更衣室里。”戚思然脸通红,呼吸急促,像是快要憋死了,“其他人没见过我那药瓶,恐怕找不到。你、你能不能帮我去

    趟箬叶楼?”

    箬叶楼就在隔壁。

    薛湄专门把此楼收拾出来,供女眷们更衣或者休息,或补妆。

    方才,荣王与戚思然出去走一走,有一花瓣落在了戚思然的发间。

    荣王伸手去摘,两人靠得很近,戚思然转身的时候特别紧张,一不小心踩到了路边的湿泥,把白绸缎的鞋子和袜子全部弄脏了。

    她当时红了脸。

    荣王也觉得气氛很暧昧,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戚思然一边说要去换鞋,一边慢慢走,拿出他的玉扳指给他:“方才在席位下面看到的,捡了起来。此物你一直佩戴着,我替你收了。”

    荣王很感动。

    他的幕僚一直劝他,娶戚思然,这样就能有戚家的权势。

    他也是因此故意接近戚思然。

    然而相处中,他慢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