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夕乞巧的风俗,在本朝很是盛行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都要摆设香筵、陈列果酒,然后焚香祭祀牛郎星和织女星,乞巧、祈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要准备一个小盒子,捉只蜘蛛放下去,然后等第二天早上打开。如果盒子里蛛网很密集,就意味着乞巧成功了。

    萧靖承这个棒槌,拿了个小盒子给薛湄:“给你,我亲自去抓的。”

    薛湄去年没有过乞巧节,她脑海里一时没想到蜘蛛这一茬。

    萧靖承说他自己抓的,她有点好奇,迫不及待打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,一枚拇指大的蜘蛛爬了出来,薛湄浑身的汗毛都炸起,尖叫着把盒子扔得老远。

    萧靖承挺不解:“你怕蜘蛛?”

    这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同学,就你这给姑娘家送蜘蛛的行径,注定你是条单身狗。

    薛湄这厢一言难尽,萧靖承还认真解释:“以前在宫里,哪个小太监抓到的蜘蛛大,是有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太监吗?”薛湄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把她吓一跳,居然还想要讨赏。

    蜘蛛和蟑螂,属于“没什么可怕,但真怕”的品种。

    萧靖承去把盒子捡了起来,打开瞧了瞧,蜘蛛还在里面。

    想着他为了捉这只蜘蛛,忙活了好几天,萧靖承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薛湄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毕竟,明早起来得到的蛛网,肯定是非常密集的。

    “那扔了吧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薛湄看出了他的失落,顿时觉得自己这单身老母亲好艰难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意我懂。”薛湄接了过来,哪怕隔着盒子,手还是有点抖,“但是我真的怕蜘蛛。还有,蜘蛛是益虫,能结网吃蚊虫,咱们放了它,饶它一命,行吗?”

    饶蜘蛛一命是假,饶薛湄一命是真,她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哪个男的给还没有追到手的姑娘送蜘蛛?

    槽多无口,薛湄全忍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萧靖承道,“就依你主意办吧。”

    薛湄把蜘蛛给放了,盒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七夕,薛湄和大哥五弟去了二叔家,跟二婶、二嫂子一起乞巧,陪着她们焚香祭祀牛郎、织女二星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晚上她谢绝亲手打开任何盒子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马车上有个小黑点,把她吓一跳。

    结果只是掉的一点脏东西。

    薛池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就把萧靖承送她大蜘蛛的事,告诉了薛池:“太不开窍了。幸好是我,若是其他姑娘,得大嘴巴抽他。”

    薛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开窍的人是你吧?

    七夕送蜘蛛,这是很用心的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到那么大的蜘蛛?

    “他也就是这点不好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薛池听出了话音,问她:“只一点不好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薛湄道,然后想起了他,心中很甜蜜,母爱快要泛滥了,“其他哪里都好,处处都好!人好聪明,长得好帅!”

    薛池:“你钟情他?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。哪怕你钟情某人,也要明白这人其实有缺点,但他不同。”薛湄说。

    儿子可以是完美的,不接受任何批判,这是亲妈的立场。

    薛池:“……”

&nb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