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里又来圣旨了。

    这是薛家的第四封圣旨,也是薛湄个人的第三封。

    依照法度,薛家所有人都要盛装出来跪拜,设立香案接旨。

    包括薛玉潭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,老夫人那边的丫鬟们,慌忙将她老人家的诰命朝服寻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又做了甚么?”老夫人极其不快,因为朝服和头饰都非常繁重,谁穿都是受罪。

    薛湄得到任何奖赏,老夫人都不会高兴,毕竟她又不会把这些给老夫人。

    一点好处也占不到她的。

    还不如玉潭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丫鬟服侍老夫人更衣,“不曾听说县主又救了谁。”

    “二房那边呢?”老夫人又问,“那个逆子可又升迁了?”

    二老爷薛景盛现在是皇帝心腹重臣。

    军刺一事,又让薛景盛威望增重。很多人都说,是因为军刺太过于恶毒,他才把恶名推给他侄女,其实是他自己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,都是文官。

    文官才不在乎军中战斗力,他们只是站在安稳的朝堂之上,挥斥方遒。

    而将士们对此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也不曾听说有升迁。”丫鬟又道。

    老夫人烦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老夫人到了前院时,薛湄还没到。永宁侯府众人都在彼此打听,薛湄又做了什么,得到了怎样的赏赐。

    内侍们没有拿托盘,这次应该不是赏赐金银。

    永宁侯却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想到薛湄与两位王爷交往过密,是不是犯了皇家忌讳?

    皇帝是不是下圣旨申饬她?

    毕竟,圣旨除了奖赏,也可以惩罚。

    薛湄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永宁侯府成年的孩子们,也都进来跪拜了,乌压压跪了一院子。

    “制曰: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制曰!

    是封赏!

    永宁侯先是松了口气,旋即又不知薛湄到底得到了什么赏赐。

    这次宣旨的太监,说话特别慢,而圣旨对薛湄的褒奖又特别长,什么“毓秀门阀,温惠宅心”,什么“赋姿淑慧,端良厚德”等等好听的词,说了足足三十多个。

    薛湄也听得脑子有点懵,心想:“不会就是给我一篇奖赏文章吧?”

    要不然,干嘛堆砌这么多词?

    显摆礼部的人文笔好吗?

    太监念得慢,底下的人开始频繁抬头看他,发现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“……以立尔为成阳郡主,钦哉。”太监拖长了声音道。

    薛湄:“终于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的第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这太监太会折磨人了,导致薛湄听到自己被封了郡主,都没多少欣喜,唯有庆幸的是他终于念完了。

    而后,属于成阳郡主的欢喜,才爬上了薛湄心头。

    “一年呢。”她上前接旨,恭恭敬敬谢主隆恩,心中却是想,“一年实现了理想。”

    这一步的升迁,走得不算特别快。

    她到了古代,用了一整年的时间,终于让自己拥有了一个完整的身份——就是和普通男人一样,可以自主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她不再是谁的附庸,她的婚姻除了她自己,只有皇帝可以给她做主,其他人都不能强迫她。

    她可以用自己的名义开府,可以有自己私章,可以买田地,可以以她的名字去交税——她拥有交税的资格,而其他女子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薛湄接过圣旨,终于觉得自己的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