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夫人借回来一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二房众人都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一千两银子,可以在京都靠近城门的坊间,买一栋小小庭院;或者可以去乡下买五十亩地。

    甭管是独立的庭院,还是五十亩地,都算一笔不菲的财富。拥有这些财富的人家,就有些社会地位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好大方。”薛四欢喜道,“咱们不仅仅能买田地,还能雇几个长工。爹、娘,咱们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二老爷既忐忑,又高兴。

    毕竟,拿侄女这么多钱,若是永宁侯知晓了,会不会生气?

    “等中秋节的时候,我跟侯爷说。”二老爷道。

    大后天就是中秋节。

    只有三天时间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全家聚在一起,把此事说破,对大家都好。二房不要侯府什么财产,侯府也节省了一大笔花销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薛四雀跃起来。

    薛清两口子心情也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二夫人,想起薛湄那一句又一句的暗示,有点走神。

    薛湄到底想要说什么呢?

    听薛湄的意思,二房可能会有什么大喜事,要不然她怎么说一千两是“贺礼”?

    贺,从何而来?

    喜,又从何而来?

    二夫人没把此事告诉丈夫和儿子们,怕他们听了,跟她一样胡思乱想的,心中不定。

    他们打算三天后去辞行,不成想当天就出了事。

    三老爷被薛湄打一巴掌的事,傍晚时闹到了老夫人跟前。

    老夫人气得半死,让永宁侯去了玉堂院。

    “……她目无尊长,若不好好教训,迟早是大祸。”老夫人怒极。

    永宁侯听了,先是震惊,继而大怒。

    薛湄敢以下犯上,这是绝不能纵容的。作为父亲,永宁侯需得教训她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把小姐带过来。”永宁侯厉喝,“再请家法。”

    不是请薛湄,而是要带她过来,就是要直接把她押过去;请家法,是准备好凳子和板子,要直接打薛湄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传出来,很快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永宁侯的小厮们到了蕙宁苑时,玉忠已经把此事告诉了大少爷。

    各院的丫鬟们,也四下通禀。

    有人要去看热闹,有人则要去求情。

    薛湄换了身素白色深衣,乌黑长发梳了双髻,戴两朵珠花,随着永宁侯的小厮往玉堂院去了。

    她到玉堂院门口时,遇到了她大哥薛池。

    薛池急匆匆赶来,额头见了汗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了?”薛池气息不稳。

    薛湄:“也没什么。三叔说话不客气,我反驳了他几句,他就要打我。四弟替我挡了一下,我见方位不错,就趁机回敬了他一个耳光。”

    薛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怪不得府上如此兴师动众了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了眼她,倏然眼底有了点笑。

    薛湄,她似从来不知“惧怕”,活得热烈又飒爽,就像她眉心那颗痣,明艳如火。

    薛湄到门口的事,已经惊动了屋里人。永宁侯的声音尖锐:“还不快滚进来!”

    薛池眼眸微沉。

    薛湄笑了笑,迈步进了院子,笑容温婉。面对永宁侯和老夫人的怒火,她似看不懂,亭亭袅袅站着:“父侯,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永宁侯大怒。
<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