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诚郡王心中,也满腹疑窦。

    他府上有位术士,是真有些能耐,比钦天监的人还厉害,算年景、晴雨,特别准。

    只是他爱喝酒,不愿意受钦天监的约束,才在小郡王府上做个幕僚。

    小郡王给的钱,比钦天监多;又自在。

    至于他请回来的师父——

    这位自称是广微真人,更是仙风道骨。他能根据小郡王的面相,道出他七八岁时候的事,特别神奇。

    广微真人被请到了瑞王府,一见面就说:“没什么大事,魂魄不全。待老道做法,将它魂魄召回。”

    他设了祭坛,开始做法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那老道居然说:“可以了,瑞王爷应该会醒,现如今他宿相完整,魂魄归位了。”

    可瑞王爷并没有醒。

    广微真人诧异了。

    瑞王爷一直都有呼吸、脉搏,甚至偶然能打个喷嚏,喂他流食也能吃,他只是不能醒。

    待广微真人做法完毕,瑞王爷还是那样,众人没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装睡还是真睡,大家都区分不了。

    广微真人蹙了蹙眉头,就道:“那就设个祭台,老道做七天法吧。七天之后,王爷肯定愿意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听他的意思,竟是觉得瑞王叔装昏。

    小郡王觉得此事略有点蹊跷。

    广微真人很镇定,说此事已经成了七八,就等最后一个机遇。

    然机遇是什么,他又不说。

    安诚郡王推荐他过来的,他这么高深莫测,皇帝和戚太后都很着急,萧明钰自己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广微真人一直在门外做法,天寒地冻的,他不吃不喝,看上去也没冻僵,更没有饿死,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直有人。

    戚太后守在这里,实在不行了就去旁边小暖阁打个盹儿。

    皇帝倒是每天都要去上朝,只是每天过来一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戚家的人也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戚思然更是殷勤。

    萧明钰会做人,戚太后不走,他又怎么会走?

    今天早上,戚家老侯爷和国舅,要回去更衣;戚思然也跟着回去梳洗,萧明钰抽空回了趟家,只留下戚太后。

    戚太后太累,又在小暖阁休息。

    当时,好像大家都不在了,只有贺方在瑞王叔跟前。

    待他们回来,陛下也下朝了,贺方跪在皇帝跟前,非要说请成阳县主。

    他之前都不知成阳县主这个人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广微真人再厉害,多请个人来看看,也能多份希望。”贺方道,“微臣斗胆,请陛下容许成阳县主过来救救王爷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薛湄不行。

    戚太后也不太抱希望。

    但贺方非常坚持,一直跪地不起。

    他甚至道:“哪怕成阳县主救不了,也不妨碍什么。她原本就知道王爷病着,让她来瞧瞧,不会泄露机密。”

    他连这话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人精,一听就觉得,贺方是想方设法要把成阳县主弄过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他好像知道点什么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头雾水,皇帝沉吟片刻,同意了。

    皇帝也觉得贺方别有所图,却又不知道他到底图什么?

    把成阳县主弄过来,对贺方有什么好处?

   &n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