裕王恭恭敬敬,腰弯了下去,态度说不出的谦卑,还带三分惧怕。一声“皇叔”,如平地起雷,永宁侯府所有人,都惊愣原地。

    冬日暖阳下,大家都白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这若是半夜,个个酷似鬼,非要吓坏旁人不可。

    薛湄抚摸着猫的脑袋,表情淡淡。

    薛池唇角微扬,又忍住了笑意,心中对萧靖承的敌意顿时减轻了不少。瑞王这身份地位,是很能给他妹妹镇场子的。

    别管他们俩是怎么认识、又为何这般亲近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让我跪下?”萧靖承静静看着裕王,“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裕王没有了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他们姐弟再嚣张,甚至在皇帝面前也敢造次,因为皇帝偏袒他们,甚至要顾忌他们外祖澹台氏。

    但瑞王不会。

    瑞王既不偏袒他们,又不把豪族澹台氏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宝庆公主作贱了瑞王叔带过来的几匹马,瑞王叔就敢在戚太后的宫里,拿马鞭子抽她。若不是看着戚太后,他非要把宝庆公主打得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更惨的是,皇帝的确很维护裕王和宝庆公主,前提是他们别冲撞了瑞王叔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和瑞王叔有了矛盾,皇帝肯定会站在瑞王叔那边。

    皇子们,无人有瑞王叔这样的权势。

    具体因为什么,大家各有猜测,只是为皇家讳,不敢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皇叔,侄儿眼拙,不知道是您。”裕王快要哭了,非常担心瑞王叔当着薛家众人打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彻底没颜面。

    他额头都见了冷汗。

    瑞王叔一因受宠,二因自身实力过硬,最不讲情面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我?”萧靖承的声音更冷。

    他装温和的时候,可能会显得很生硬、生疏,但冷言冷语、沉眸板脸,他驾轻就熟,从小就是这么个性格。

    “……若我不曾记错,我是通禀了才进薛家大门的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他猛然扫视了众人。

    永宁侯被他目光所慑,噗通一声,居然给他跪下了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愣愣的,也要跪。

    萧靖承厉喝:“起身,谁准你跪?本王不是陛下,受不起你这样的大礼。你是要陷本王于不义?”

    永宁侯慌慌张张又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侯府其他人,微弯的膝盖又直了起来,个个脸色凄惶。

    他教训完了永宁侯,又对裕王道:“今日若不是我,你打算做什么?若是其他人,来见见成阳县主,还特意避开了你们走路,你也要寻人家晦气?”

    “皇叔,侄儿不敢!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?”萧靖承冷哼,“当面撒谎,打两个嘴巴。”

    裕王死死咬住了唇。

    当着薛家众人的面,他若是打了嘴巴,就是威严扫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要我亲自动手?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瞥了眼在旁边看热闹的薛湄,用眼神暗示她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戏精瑞王,如此发狠跋扈,居然是替她撑腰。他现在正在暗示她,让她开口求情,卖个人情给裕王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裕王对薛湄就要敬畏几分。

    儿子好孝顺!

    上次他把那么大功劳安在薛湄头上,薛湄不敢接;但这次,小小恩惠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萧靖承时时刻刻给薛湄造势,真是个乖孩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,都是我的错。我不曾把与您相识的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