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湄好像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萧靖承。

    记忆里的那次初见,他一袭黑衣,不显山不露水,神色冰冷;第二次见面,是在他病榻前,他当时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再相见,他在自己空间里,穿她找出来的手术服、披头散发。

    一个人再天仙,那么不修边幅,也谈不上多有气质;而一个人的五官,没有气质的支撑,它会单薄,美丑都被模糊化。

    况且,空间里的萧靖承,可能是他的自我意识,那人偏黑,也更壮实一点。

    他醒过来,肉身已然瘦骨嶙峋,面颊深凹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形象拼凑起来,萧靖承在薛湄心中,都是个冷漠寡言,略有点粗糙的军人形象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位瑞王,没有空间里的意识形体壮实,也不像刚醒来那样削瘦。

    他身材颀长,肤色白净,穿一袭银白色绸缎深衣。衣服上用银线绣了暗纹,微微一动就有光华流转。

    人一白,头发和眼珠就格外的漆黑。

    萧靖承本就很好看,此刻的他,俊美无俦,有点像个文质彬彬的书生,英俊中带三分矜贵。

    薛湄便觉得:“真好看,比温钊那货还要好看不少。”

    她见薛池也愣神,薛湄便行礼:“瑞王爷。”

    薛池先是被萧靖承的外表震了下,想象不到京里还有这样矜贵谪仙般的人物;听到薛湄叫“瑞王”,他的惊讶更加掩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瑞王是个在白崖镇驻守八九年的武将,怎么会如此肤白儒雅?

    他有点不太相信,怀疑薛湄弄错了。

    再说,薛湄怎么认识瑞王的?

    萧靖承却丝毫没留意到薛池的失礼,他只是紧紧盯着薛湄,像是要把她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见她一面太难了。

    瞧见她怀里抱个橘黄色的杂毛小奶猫,萧靖承莫名烦躁,他居然很吃醋。

    这种杂毛小孽畜,居然取代了他的位置!

    猫冲着他喵了声,带三分挑衅,萧靖承心头一梗,好气!

    薛湄抱住了猫,萧靖承后知后觉还礼:“县主。”

    两人见礼完毕,见薛池还在愣神,薛湄道:“大哥,这是瑞王爷。”

    薛池仍是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薛湄没有多做解释,因为瑞王昏迷的事,是不能对外宣扬的。

    知道的人,寥寥无几,薛池也没必要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送点腊八粥,是我府上厨子熬的。”萧靖承说明了来意,“这些日子,你怎么不往瑞王府去?”

    薛池诧异,看了看萧靖承,又回眸去看薛湄,心中还是很震惊。

    薛湄则微笑:“王爷本就没什么大碍,我去了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况且,萧靖承位高权重,王府是重地,暗哨无数,薛湄去了也不是很方便。

    别说其他下属,就是萧靖承最信任的贺方,瞧见薛湄也是一脸的怀疑和警惕。

    萧靖承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薛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应该叫他什么?

    瑞王何时跟湄儿这样熟悉了?

    他们是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啊。

    薛湄的笑容,仍是那样没心没肺,有一点痞气:“叫王爷啊。王爷想让我叫你什么?”

    萧靖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暗暗磨了磨牙,有点想挠她一爪子。

    不是萧靖承多心,薛湄待他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