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湄听了宫婢的话,赶紧拿上了她的行医箱,要往贵妃的寝殿去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薛湄去睡觉了之后,内侍们把贵妃挪到了她的寝殿,薛湄去看了,引流管没碰到,不妨事。

    她的行医箱很沉。

    见薛湄拿着,半边身子都歪了过去,萧明钰接了过来,替她背好了。

    薛湄:“王爷好有男子气概。”

    萧明钰听出来了,她在调戏他。

    小郡王在女子丛中游刃有余了二十几年,第一次遭遇调戏,哭笑不得,又有点新奇。

    “你省点力气吧。”萧明钰道,然后快步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,贵妃是腹部手术,目前穿得不特别严,外男不能进寝殿。

    除了贴身服侍的宫婢,两名院判也只能在帐外候着。

    帐内放了一盏明角灯,光线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澹台贵妃已经醒了,痛不欲生,一声接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宫婢就是因此而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县主,娘娘她怎么了?怎么疼得如此厉害?”小宫婢紧张问。

    薛湄正在给自己消毒,又穿好了防尘服,戴好了帽子和口罩,才进去看澹台贵妃。

    贵妃痛得剧烈。

    薛湄:“娘娘,我先给您做个检测。若是没什么大碍,您就可以尝试忍一忍,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贵妃也是跋扈性格,这会儿却没有发脾气的力气。

    她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无法掌控生死的时候,她这样脆弱,她根本没资格对其他人呼来喝去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贵妃眼里有泪,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    薛湄给她量了体温、血压和心率。

    体温又降了点,已经到37度了,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;血压升了上来,到了正常值;心率降到了86次/min,也是正常值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正常,娘娘。”薛湄道,“疼可能是生理上的,毕竟那么大的伤口。您只能是忍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疼,我活不下去了,我真的好疼。”贵妃哭道,“救救我,救救我!”

    薛湄安抚她:“好好,您别急。”

    她给贵妃输液,在输液瓶里按了下镇定的药,会让她的疼痛暂时麻木,然后她会睡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不合规矩的。

    若是在正规医院,薛湄给这种药,可能会面临被起诉。

    但是在机甲上,他们有时候要发挥身体的极限,特别是人机对接的时候,要扩大自身的精神阈值,老大就会让薛湄给他注射一点。

    一点点,不会上瘾,对身体是否有坏处,也没个结论。

    输液之后,一直疼痛难忍的贵妃,果然慢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表情有些空白。

    薛湄一直陪着,见她似乎要睡着了,仍是没有出帐子。

    贵妃睡了一觉,一直睡到了这天的深夜。

    夜里醒过来,贵妃再次说疼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太医们都进不了,皇帝和太后们也被薛湄阻止探望,只薛湄一个人陪伴着澹台贵妃。

    术后的第三十六个小时,贵妃的体温正常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疼。

  &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