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湄要跟着去,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上吊自缢到昏迷不醒,家仆跑出来请大夫,整个过程时间可能很长。

    自缢昏迷的原因很多,死亡率高。

    卢文只是学了个急救的基本知识,后来薛湄又给他补过两次急救课,用的是他自己的一个通房丫鬟做示范的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很多注意点,卢文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亲自去。她比卢文懂得更多,可以救人一命。

    且不说人命关天,只说比较自私的:卢文有个万一,砸了卢家招牌,她自己这个“老祖宗”的威望大打折扣不说,卢家可能不再信任她。

    卢文道好。

    他们俩出门,薛湄还等着上马车,卢文就往旁边跑去,薛湄这才看到那个小伙计进了街对面的一间布匹行。

    原来这么近。

    薛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跨过了街道,到了布匹行。

    从大堂穿过去,是布匹行的后院;而后院有个角门,连接的却不是另一个街道,而是一间院子的后花园。

    这家布匹行的店面和住宅是连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他们俩跟着小伙计,快速往后院跑去,远远听到了哭声。

    待他们到的时候,有个中年人正在救人。

    他放开气道、按压胸口,然后对着那自缢的人吹气。

    和薛湄交给卢家人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她愣了下。

    卢文也是很吃惊,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钱大夫?”家属不停在旁边问,“他能救吗?”

    有学徒道:“别打扰大夫救人,都让让,这是救命。”

    家属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卢文惊讶之后,脸色不太好了。不仅仅是因为卢家的急救被人学了去,更是因为布匹行吴掌柜居然请两家大夫。

    中医大夫算是精贵人,他们往往不能接受一个病家请两人,这是对大夫医术的不信任。

    而中医讲究一人一个病,同症不同药,两个大夫不可能治同一个人,药方可能都不同。

    地上的人脸色还好,没有到发绀的地步。

    约莫三分钟,那人呛咳一声,重新有了呼吸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家属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地上的大夫松了口气,跌坐旁边。

    “又是普济堂!”卢文低低骂了句。

    薛湄见人活了过来,还想要查看,因为自缢的伤情比较复杂。

    自缢昏迷,可能是三个原因导致:绳子压迫颈血管,大脑供氧不足;或者呼吸道堵塞,压迫刺激颈动脉迷走神经,心脏停止;或者胫骨受折。

    哪怕醒过来,不同原因也会导致不同后果。

    后续可能会出现酸中毒,脑水肿等。

    “……唉,你做什么?”那位大夫好像认识薛湄,见她蹲下来就非常警惕,推了她一把,“你抢病人?你们卢氏这么霸道?”

    薛湄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钱大夫,你作甚?”卢文厉声咆哮,上前搀扶起了薛湄,“这位是成阳县主,你敢伤人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伤人?”钱大夫道,“吴少爷可是我救活的,你们卢家不能抢这个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你用的,就是我们老祖宗的办法。”卢文咬牙,“你们怎么回事,请了普济堂又请我们?”

    吴家是想着,无论如何都要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