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窗紧闭,烛火微摇,开了小天窗的室内,暖炉徜徉。

    蕙宁苑的房舍很高,跟其他大户门第一样,靠近屋顶的地方有带着细格子的小窗,冬日哪怕关了窗户烧炉鼎,也不会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薛湄正在给自己的猫泡热水澡。

    她从郡王府回来时,猫跟她前后脚到家。

    浑身淋透了,猫也很怕冷,不停打哆嗦,薛湄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洗了澡,薛湄这才将它收进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是恒温的,不冷不热;略有点干燥,毕竟是储存药物的地方,不可能潮湿。

    薛湄稍后才进来。

    萧靖承换了衣裳,薛湄去寻了个手术单,裹住了她的猫,将它毛发上的水慢慢擦拭。

    猫像是睡着了,很安静落在她掌心。

    薛湄从来不去想,万一萧靖承回去了,她的猫会怎样——若猫体内还有灵魂,仍是活物,它根本不可能进薛湄的空间。

    所以说,它和萧靖承是机缘巧合,正好组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薛湄只能趁着它活着的时候,多疼疼它。

    萧靖承似乎也看出来她的情绪,在一旁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薛湄慢半拍回神,询问他:“临华宫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萧靖承席地而坐,坐在薛湄和猫的对面,开始讲述临华宫的情景。

    太监一路把薛玉潭领到了临华宫,裕王紧跟其后,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雨是最大的,别说绣鞋裙裾,就连肩膀都被淋湿了。

    薛玉潭很狼狈,到了临华宫。

    解下斗篷,她那些狼狈也露出了一点可怜兮兮的美,到底是长得好。

    裕王心疼极了。

    澹台贵妃看她那妖里妖气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裕王脑子一根筋,也不知怎么就看上了这贱婢,还如此痴情。

    后来澹台贵妃想通了:裕王之所以对薛玉潭痴心不改,是因为得不到。

    皇帝一直偏爱裕王,对太子——也就是皇后生的五皇子,反而没有对裕王上心;再加上澹台贵妃自己又能耐,澹台氏势力又庞大,裕王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审美。

    美女很多,可总有人正好符合另一个人的幻想。

    有些人只是终其一生也没遇到。

    就像薛湄对萧靖承,薛玉潭也正好是裕王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裕王一腔热情,薛玉潭又擅长蛊惑,他在情浓的时候,真的只是想娶她做侧妃。不成想,此事遭到了贵妃、皇帝和澹台氏的反对。

    谁还没年轻过?

    再加上从小顺风顺水,现在的裕王爷,对薛玉潭还有几分真心难说,但赌气肯定是占了上风——你们不给我娶,我偏要娶!

    “都是冤孽。”贵妃想通了这点,突然就觉得没必要计较。

    让这贱婢进门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再安排两名泼辣、娘家显赫的侧妃给裕王,时间久了,裕王还能有几分情谊?

    裕王今年不过十八岁,等过了两年他烦了薛玉潭,贵妃自然有办法弄死她,到时候再娶新妇,岂不是更好?

    贵妃看了眼薛玉潭,声音倒也不是十分的冷淡:“怪不得你钟爱她,果然是个美人。”

    裕王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母妃……”

    贵妃剐了自己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民女见过贵妃娘娘。”薛玉潭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贵妃看了眼外面,对薛玉潭道:“去门口跪着。”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