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时婚姻有六礼。

    就是从议亲到最后结婚,有六道程序。

    第一是纳采,请媒人到女方家里,上门提亲;第二是问名,就是提亲女方同意了,把姓名和八字交给媒人,去合姻缘。

    这两个程序,也需要送礼的,当然远远不及后面纳吉、纳征的礼物贵重。

    澹台贵妃,派的是临华宫一位女官,带着礼物,上门来进行纳采和问名。

    走个简单的程序。

    贵妃给的礼单,也很简单:绸四段、金五十两、银六百两、珍珠五样、玉如意一对、各色熟绢六十匹,另有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薛家收下了这些,把薛玉潭的八字交给了临华宫的女官,就等于和裕王结亲了。

    民间的婚姻,都是这么办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也太少了。”修竹很快打听到了消息,告诉了薛湄。

    没有先请封诰命、没有婚书,给少许的聘礼,然后派两个四旬年纪的嬷嬷过来,教导薛玉潭。

    永宁侯府众人和薛玉潭,都以为此事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裕王也保证:“母妃说了,一年为期。这一年你得好好跟着嬷嬷们学习。”

    薛玉潭道好,病都减了八成。

    蕙宁苑的丫鬟们,有点低落,因为二小姐做了亲王妃,就要比她们大小姐的身份贵重很多。

    将来大小姐出阁,温家远远比不上裕王府,更是输给了二小姐。

    但二小姐的礼单很少,还是被蕙宁苑的丫鬟们说道。

    家里其他下人也议论。

    不过,老夫人发话了:“再妄议亲王妃,就乱棍打死!”

    私下里,老夫人和永宁侯也嘀咕,这件事到底办得有点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亲王正配,应该是有礼部侍郎上门纳采,再封诰命。”永宁侯还是有点见识的,“贵妃这样,不太合礼数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沉吟片刻:“贵妃说了,一年之后再议亲,现在不过是放个定,让玉潭和裕王爷都安心。一年之后,肯定会依照规矩来的。”

    永宁侯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和老夫人,都不肯再深想了,也不敢逼迫贵妃和裕王。

    人家肯走这一步,已经是纡尊降贵了。

    薛家落魄的门第、薛玉潭的庶出身份,嫁给裕王做正妃,是高攀了的。

    贵妃心里肯定不乐意。可人家妥协了,侯府还没完没了的闹腾,好事也要黄。

    现在要做的,就是踏踏实实,把这一年熬过去。

    知情的人,假装不知;而薛玉潭和裕王,都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。

    薛玉潭她再聪明,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闺阁女子。她去打听人家议亲的流程,是不合规矩的,被人知道了会取笑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个大概。

    而贵妃给她的,正好就是她朦朦胧胧知晓的这个大概。

    薛玉潭心中笃定,越发从容。

    她刚刚退了烧,风寒稍减,就起床跟着贵妃派过来的两位嬷嬷学习。

    薛玉潭很快就发现,这两位嬷嬷特别严格,她需要从早学到晚。

    早起是宫廷礼仪,衣着打扮;上午是书法、抚琴;下午是读书、女红;吃了晚膳之后,还需要学习描眉涂粉,甚至需要学习房中术。

    薛湄听说了,只感觉后世地球青少年高考时都没这么累,很咂舌:“贵妃真高明,折磨人不动声色,还要让对方感恩戴德。”

    一边感叹着,薛湄一边幸灾乐祸的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