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之后,薛湄的时间好像按了快进。

    她宅家练体、反复修改卢祁的医案,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一场初雪,将她唤醒。

    初雪不大,只在地面留了一层浅白。薛湄就想起曾经元旦时,他们去极寒的行星上度假,坐在温暖的小屋里,看外面冰天雪地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雪有点早。”戴妈妈和丫鬟们把薛湄的大毛衣裳翻出来,很是感叹。

    薛湄有两件斗篷,里面用的是灰鼠皮,不重但极其暖和,外面是绸缎面料。

    她感叹:“这衣裳很舒服,昂贵的料子用在里面,不显山不露水,只保暖。”

    戴妈妈等人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日,薛湄冒雪出门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带丫鬟,替她驾车的是大哥的小厮玉忠。

    大哥仍住在西苑,他死活不肯搬,永宁侯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咱们去哪?”玉忠问。

    “锦绣坊。”薛湄道。

    锦绣坊是京都最好的布匹行,当然这地方不属于安诚郡王,他也不能把手伸到各行各业。

    布匹行里,除了有上等绸缎,也有各种皮草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要做衣裳?”玉忠问。

    薛湄点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她一进锦绣坊,就被掌柜的招呼。

    薛湄财大气粗,先给了掌柜两个五两的银锭子做打赏。

    掌柜的愣了愣。

    锦绣坊再有钱,他一个做掌柜的,不可能太过于富裕。

    他一个月的工钱,也就是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薛湄出手大方,掌柜的更加殷勤:“小姐,您想要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灰鼠皮,你能调过来多少货?”薛湄问。

    掌柜的一愣:“不少呢,只能能有一百多斤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不,我不需要这么多。我需要做两件男子风氅、一件女子大斗篷,四件贴身短袄。”

    做风氅、斗篷,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可谁家如此奢侈,用灰鼠皮做短袄?

    短袄有棉花。

    棉花既不如灰鼠皮暖和,也不如它轻便,但是要便宜很多。

    “小姐,都是您要自己穿吗?”掌柜问。

    薛湄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掌柜:“这些料子,是能调来的。小姐,锦绣坊的皮子,都是最好的,价格上可能有点贵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不妨事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递给了掌柜:“够不够?”

    掌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个财大气粗的。

    这些银子,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尺寸,以及外面的料子要用不同的。”薛湄道,“我十日之后要。”

    掌柜请她放心,一定可以。

    十日后,锦绣坊送了衣服到永宁侯府,点名要送给大小姐。

    戴妈妈带着粗使婆子们去抬了进来。

    打开箱笼,里面是一件深灰色绣银线云纹的风氅,然后是一件亮蓝色绣团纹的——这两件是男式的。

    然后是一件大红绣金线如意纹的大斗篷,镶嵌了白狐毛领。

    再下面,是四件小袄——三件葱绿色普通面料的,一脸宝蓝色面料的。

    戴妈妈等人看了,有些不解:“小姐,这是些什么衣服?”

    薛湄让她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