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明钰听了那席话,心头各种滋味。

    首先占据上风的,是愤怒。

    想当初,成兰卿才貌双绝,就连戚太后都赞她。可从小到大,萧靖承就没好好看过她,定亲了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她的事上,总归是萧靖承对不起她。

    瑞王叔若一直都是这么个性格,萧明钰倒也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可转眼,他对另一个女人这般小意温存,记得她爱吃什么,给予她特殊。

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萧靖承当年待成兰卿有这一半,成兰卿何至于走错路?

    愤怒之余,萧明钰也有说不出的疑惑。

    萧明钰算是了解薛湄,她生在京都、长在京都,跟瑞王叔没什么关系。瑞王叔对她这样亲昵、熟稔,她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她给瑞王叔下药了吗?

    这是萧明钰最明显的两种情绪,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他努力压住了愤怒,也把疑惑藏好,才想起自己其实对薛湄也有过小心思,瑞王叔又要抢走他相中的人了。

    经历了世事,特别是生意做得这么大之后,萧明钰早已不像当年那般青涩。

    他会动一动念头:若我娶了她,倒也甚好。

    但是很少动心。

    他的心,早已交付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人对于得不到的,往往更加上心。

    就如他念叨成兰卿多年,难道不是因为得不到吗?当他知道自己和薛湄没有结果的时候,他感受到了一丝痛苦。

    “亲王妃?”萧明钰脑海中的念头,风驰电掣,表面上却不过那么几息功夫。他擦干净了唇角,“皇叔要成亲了?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胡说,还早。”答话的是薛湄。

    萧明钰目光转向了她:“那么,恭贺县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还早。”薛湄笑道,“你做什么不高兴?还惦记着我呢?”

    萧明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未遇到过像薛湄这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洒脱不羁,往往是男子都不如的。

    萧明钰总想起当年,青涩又浓情的自己,在成兰卿的事情上,没有说过半句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这满朝男儿郎,他独独服瑞王叔。在瑞王叔面前,不战而降。

    成兰卿被指婚后,萧明钰离开了京都,出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回来之后,成兰卿去了白崖镇。

    而后很多年,午夜梦回,他恨自己为什么怯懦,为什么不争?

    他不如瑞王叔的地方的确很多,但他也有能胜过瑞王叔的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突然有了一股怒意。他并非那么想娶薛湄,但他为什么要退让?

    他已经能与瑞王抗衡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县主大才,一直惦记着。”萧明钰笑容温柔,修长手指轻轻敲击了下桌面,语言格外绵软,“既然还早,那我就要试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沉了脸。

    薛湄笑道:“挑拨一句你就上心了,真可爱啊。”

    萧明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湄这招猫逗狗的,哪里敬重他半分?

    瞧她这样,是既不爱他,也不爱瑞王叔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成兰卿对他和瑞王叔可都有情谊的,只是深浅不同。

    薛湄看似慵懒散漫,心无大志,其实是冷心冷肺,任何人与事都难在她心上,故而她也不需要什么“大志”。

    这反而激起了萧明钰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想我安诚郡王,这般家财,天下最优秀的女子也配得,偏偏你不上心!不上心,就偏要你动情!”萧明钰想。

    到时候赢了瑞王叔,才叫痛快!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