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国皇帝一共有五个儿子。

    年纪最大的是裕王,然后是荣王;荣王之下,就是五皇子,也是皇后嫡出的儿子,已经封了太子。

    剩下两位皇子,年纪较小。

    薛湄见过了裕王和荣王,很容易就推断出,眼前这位略显阴郁的皇子,就是当今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太子很明显有急事找萧靖承。

    薛湄绝非不识趣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萧靖承:“王爷,我先到处逛逛。找个人给我领路即可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轻轻击掌。

    有暗卫顿时出现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叫个小厮或者丫鬟来领路不行吗?非要装个逼?

    不装逼你能死啊?

    她忍着翻白眼的冲动。

    萧靖承对暗卫道:“带着县主看看王府,正院也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暗卫是女子,着黑衣劲服,行动便捷。她行礼称是,站起身领路。

    薛湄随着那暗卫走出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梁国位于北边,略等于后世河北一带。北方冬日萧索,到处灰蒙蒙、光秃秃的,故而在建筑上就爱用鲜亮颜色,用来点缀。

    讲究的大户人家,红墙、红柱、灰瓦,一切都要鲜艳惹眼。

    但瑞王府却不同。

    薛湄一路行来,但见处处白墙墨瓦,青砖翠竹,透出别样的肃穆与端庄。王府就连树木,都要比旁处笔直。

    正月的瑞王府,树木也是光的,虬枝舒展着。院子里没有像戚家的后花园那样,扎新鲜彩绢做花,处处素净。

    直男审美,到处可见。

    女侍卫带着薛湄从后花园出来,去了瑞王府正院。

    这里薛湄来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她在门口就停住了脚步:“往旁处看看吧,这里面我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等会儿萧靖承接待她,说不定又是在这正院里,可以回头再看,不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女侍卫道是。

    她们俩刚刚逛出了垂花门,萧靖承便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看得如何?”他挥手让侍卫退下,问薛湄。

    薛湄笑了笑:“好气派,一点花哨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现在学聪明了,一听就知道薛湄不是夸他。他想了下, 问她:“你觉得王府古板?”

    薛湄: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:“不妨事,哪里不好你告诉我,我回头叫人修缮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你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?”

    萧靖承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薛湄:“我到人家做客,还对人家的院子指手画脚,甚至要主人家去修改。你觉得我是这样的棒槌?”

    萧靖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,的确说得稍有唐突了。

    可以等她嫁入之后,再慢慢改,又不着急一时。

    萧靖承顺道带着她,往外院去,两个人从垂花门前的甬道,绕过外院长长旗楼,走了半晌。

    薛湄问他:“这栋旗楼有多少间房子?”

    “两百间,正好的数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薛湄:“怪不得走了这么老半天。这么多房子,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她对古代这种挡在外院和内院之间的楼,不是很熟悉,永宁侯府就没有。

    “库房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放什么?”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