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湄无心猜谜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被萧靖承逗乐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了解他,哪里能知道?”薛湄笑道,“而且,我也不想打听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说着话,就把外院逛了一遍。

    从外院的角门出去,还有个特别的校练场,摆放着兵器和兵器架。

    薛湄看着这么一大块地方,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,想着寸土寸金的皇城脚下,真是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依照朝廷的祖制,你能养多少亲兵?”薛湄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特例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小儿子好受宠。

    薛湄觉得萧靖承特别幸运。他的皇帝老爹很疼他,恨不能直接把江山给他,毕竟和现任皇帝相比,他才是真正的嫡出之子。

    现任皇帝不管怎么说,都是婢生子,胡太后哪有戚太后有见识?

    可太子关乎朝局,贸然去改,肯定不恰当。

    萧靖承年纪到底太小了些,而那时候先皇身体已经不济了,他没精力把小儿子弄成太子。

    为了弥补,他给萧靖承开了很多特例。

    比如说,皇子不满十五岁不开府、比如说封地,又比如说王府亲兵。

    “……依照祖制,亲王可以养两千亲兵。”萧靖承道,“只亲王,郡王不可。但我父皇特旨,我可以有五千。

    只是,我不常在京都,府上养再多亲兵对我也无好处。我特意上了奏章,府里只留一百亲兵、一百暗卫,陛下也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特例,他到底是怎样克制,才没有长成一个纨绔子?

    拥有两世经历的薛湄,很羡慕他了,她两世都没感受过父爱。

    薛湄看了看校场上的兵器,想起自己打算送萧靖承一个兵器做临别礼物,就问他:“你何时回白崖镇?”

    “今年不回。”萧靖承道,“怎么,你想让我回去?”

    薛湄:“我想让你回去干吗?我就是问问。你若是走,提前告诉我,我送你一个兵器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她上次提了,萧靖承也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样子的兵器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比你现在用的都好用。”薛湄笑了笑,“不过,比不上鸟铳。除夕时候你放的烟花,让我明白现在火药的好用,我打算等空闲了,把鸟铳弄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我不打算给你用在军中。若是咱们的军队太过于发达,不安现状要去打仗,天下苍生实苦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五分天下,各国势力相当。

    华夏有句老话,叫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合久必分。

    一旦梁国武器过人,就会引发战祸,将华夏土壤收拢一国,这是驱使,是刻在华人基因里的。

    素来统一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薛湄不想打破这个和谐局面。

    萧靖承陡然就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沉默一瞬,才对薛湄道:“我不会主动挑起战祸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薛湄伸手,抬高摸了摸他的面颊: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湄尚未收回手,就被萧靖承按住了,他将她的手贴在自己面颊上,微微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和在空间里的感受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在空间里,薛湄觉得他冷,其实他也感受不到薛湄的温度。

    早春的空气酷寒,他面颊冻得发僵,而她掌心柔软温热,贴着他的脸,萧靖承有一种异样的暖意。

    他一时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薛湄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她有点尴尬,因此就主动说笑: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