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乔心中一惊,窜起一点小火苗,又歇了。

    谁能治她儿子?

    那孩子是猴子转世,注定是那么个样子。听闻畜生命都短,他已经活了九年,还不知有多少光景。

    他不爱喝那些苦药,喝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孙乔已经不想给他治了,就让孩子痛痛快快活几年。

    若他走了,就当母子情尽,无缘分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表姐,湄儿乃是卢家老祖宗,她是卢祁的鬼医弟子,医术了得。”萧靖承在旁说到。

    孙乔想起了这茬。

    因她常年请医,谁认识了名医,都会告诉她一声,她的确是听闻过“卢祁鬼医弟子”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哦,澹台贵妃就是你治好的,听说你切了她一个肾。”孙乔道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因为这件事而听说过薛湄。

    只是,她听到薛湄的时候,正好是她打算放弃给孩子治疗的时候。

    孩子泪眼汪汪看着她,说:“娘,我宁愿死也不想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那段时间,孙乔哭了很多次,却也想通了,暂停了对孩子的治疗,所以她听到薛湄的名声之后,没有立刻找她。

    而后,时间长了,她忘记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对,我还救治过脏腑破裂的人。”薛湄道,“我想看看你儿子,你可愿意再试试看?”

    孙乔却迟疑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普通人,她是荣昌大长公主府的小姐,是景家的二少奶奶,她娘家和婆家都很显赫,她请到的名医,不少人跟薛湄一样厉害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薛湄见她不做声,笑了笑:“我也没把握,只是技痒想试试看。孙姐姐,你若是改了主意,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薛湄站起身,“天色不早,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孙乔送她。

    萧靖承让孙乔留步,自己送薛湄回了她的郡主府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漫步,萧靖承问薛湄对景宛病情有什么见解。

    薛湄倒是见过这么一例,但是情况不太一样,她也没把握。

    她没有ct,没有胃镜,她很多事做不了。而且,她外科经验远远不及卢祁那样成熟,她也拿不准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试试。

    “……暂时还没有见解,我想问问卢家老太爷等人的看法。”薛湄道,“如果孙姐姐愿意给我治的话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:“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薛湄点头:“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到了角门,薛湄问萧靖承打算从哪里回去,萧靖承就道:“从郡主府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薛湄又把他送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两个人像傻子似的,送来送去。

    萧靖承还对薛湄道:“表姐回京的事,暂时知晓的人不多。你若是进宫,别告诉太后。”

    薛湄不太明白:“不能说吗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她娘还不知道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初是表姐非要嫁到长州景氏去的,姑姑并不同意。”萧靖承又道,“而后她孩子生病,姑姑也到处寻找名医,景家却话里话外是表姐不吉利,才生了个怪胎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公主没打上门去?”

    “姑姑很生气,从此不去景家,还让表姐和离回公主府,表姐又不同意,母女俩闹得很僵。”萧靖承说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薛湄不了解孙乔,也不了解荣昌大长公主,所以她不知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