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暂时躲着一点王鸿阁,别让他瞧见你。”薛湄说。

    薛淮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他见过你和二嫂。二嫂反正不出门,遇到他的机会不大;你成天在外行走,要当心。”薛湄说。

    薛淮:“我又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薛湄:“不是怕不怕他。他要是见到了你,肯定会追查你身份,到时候不就找到汐儿了吗?

    汐儿还有一个多月成亲。在成亲之前,别生幺蛾子。待汐儿嫁了,哪怕他再不甘心,也要熄了心思。”

    薛湄担心王鸿阁搞事。

    这人的性格,大概是很霸道强势的。

    他从前什么也不是,只是王家的一个庶子,就敢不把父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现如今他有了官身,又得皇帝器重。只要他年纪够了,升迁是迟早的,前途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这肯定会加大他的自负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晓薛汐就是曾经要说给他的,又是他朝思暮想的,他不闹事才叫奇怪了。

    但薛汐出嫁了,依照古代男人的大男子主义,可能就没那么热衷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那时候薛汐已经是周家的人,周家接触多了,知晓她秉性,肯定就会偏袒她,不会听了王鸿阁几句话就疑神疑鬼的。

    “湄儿说得对。”二叔也说,“王鸿阁这个人,恃才傲物,出了这么大的错,又是淮儿故意骗他,他肯定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也附和这话。

    薛淮这才重视起来,点点头:“好,我尽可能不与他罩面。”

    薛汐死死捏住了巾帕。

    她还是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他若闹事,你只管告诉我。”薛湄对他道,“别说他只是六品主事,哪怕他是一品宰府,我也不会饶他。”

    薛汐嗯了声,心中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哥哥姐姐们都会替她撑腰,她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薛湄没有回家,而是又去了趟瑞王府。

    萧靖承见她去而复返,有点诧异,连忙出来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薛湄简单把事情说了,然后把玉佩给他:“能悄悄送到王家去吗?”

    萧靖承点点头:“王家乃书香门第,守卫并不森严,很容易混进去。”

    薛湄道好。

    已经很晚了,她打算回去。

    萧靖承要亲自送她,被薛湄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又问之前那个亲戚。

    “在客房睡下了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薛湄问了个五弟在路上问她的问题:“她当时牵的孩子,是她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她说满九岁了。”萧靖承道。

    薛湄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靖承继续道:“孩子身体不好,他们寻遍了名医。对了,你能否帮他看看?”

    “明日白天吧。”薛湄道,“再说我也看不出什么,你知道我连诊脉都是稀松,我是个外科医生。”

    萧靖承是这个世上唯一知晓薛湄秘密的。

    薛湄也多次告诉过他,她其实不算什么神医,从医只是她的工作,她专业而已。

    厉害的,都是她的药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病,她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萧靖承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时辰不早,薛湄要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萧靖承把玉佩给了贺方,对他道:“你亲自去吧,别把事情搞砸了。放在王老太爷的书案上,要醒目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贺方道是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贺方悄悄出现在了王家的墙头,趁着夜色遮掩,摸进了老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