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汐事毕,再也不肯出门了,生怕遇到意外,安安心心在家待嫁。

    这些事,三房的人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依照三老爷的性格,若他知道王鸿阁对薛汐一番情谊,说不定真会让薛汐退亲另嫁。

    永宁侯府有现成例子:薛湄也退亲了,但她转眼就跟瑞王勾搭上了,退亲之后前途更好。

    说起薛湄,她已经很久没回永宁侯府。

    她的蕙宁苑被永宁侯用心照料了起来,还派两名老妈子负责打扫。

    但都是空费心思。

    薛湄是不可能被这点小恩小惠讨好到的。

    薛玉潭听说裕王又纳一名美人,府上已有侧妃两人、姬妾两人,他都不怎么来找薛玉潭了。

    他来了几次,薛玉潭都打算勾起他的同情心,对他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可裕王也不知怎么转了性,突然就很烦她这样了,从此不太爱来。

    薛玉潭提不起精神,整个人都蔫了,精气神都快速消失不见。侯府众人在背后嚼舌根,都说:“二小姐没从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瞧着怎么有点凶相?她以前不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老了些。这么点年纪,瞧着她都像是起皱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,府里的主子们,没人在乎她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为两件事高兴:第一是薛汐即将到来的大喜之日;第二是三夫人老蚌怀珠,她又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老夫人那边,则成天叫了一帮绣娘,要给表姑娘奚宝辰做添装。

    奚宝辰的天降鸿运,更是把薛玉潭衬托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薛湄不知这些情况,她府上这几天也挺热闹。

    她这郡主府,有三分之二是从前的和善大长公主府;另有三分之一,仍归朝廷所有。

    但萧靖承把它要了过来。

    隔壁装修,自然惊动了薛湄和郡主府所有人,大家都在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薛湄派人去打听,萧靖承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他身边还带着女人和孩子。

    日光下那孩子,更觉可怜——肌肤是青灰颜色,手比鸡爪还要瘦。衣着华丽,更衬托得他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他眼睛突兀的大,那样两只镶嵌在猴腮似的脸上,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但他眼神却很澄澈。

    薛湄自从给萧靖承当妈了之后,母爱泛滥,瞧着这孩子就很心疼他。

    萧靖承领了人过来:“这位是成阳郡主。那边角门如果打通,你们两家更亲近些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又对薛湄道,“这位是荣昌大长公主府的二小姐,嫁给了长州景氏。她回京小住,我想来想去,她孤身一人,还是住在郡主府旁边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这是萧靖承的私心。

    他表姐回京之后,死活不肯回大长公主府,他又不愿意客人常住自己王府,得找个地方安顿她。

    她未必能常住。

    萧靖承就用她的名义,把这宅子要了过来。将来等她搬走了,这宅子糊里糊涂变成薛湄的,就是一处完整院落。

    反正外人挑不出错。

    萧靖承为了薛湄这住处,也算用心良苦了。

    “景夫人只管住下,要人或者要东西,吩咐一声,我这边什么都方便。”薛湄说。

章节目录

医妃,王爷枕上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孟含顾未辞只为原作者明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药并收藏医妃,王爷枕上撩最新章节